官方微信

English

???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ais

Deutsch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多元文化 > 今日中國佛教 > 正文
當AI遇到佛教:未來的佛教大藏經
來源:佛教資源與研究中心 作者: 楊昌杰 吉祥 發表時間:2018-07-23 22:55:42
字號: [雙擊滾屏]
北京龍泉寺藏經辦公室主任賢超法師作為第一位發言人,以《大藏經的匯編:當AI遇到佛教》(Compilation of the Tripitaka: When AI meets Buddhism)為題,分享了龍泉寺在當代科技與大藏經結合領域的設計思路以及所取得的成果,展示了目前中國寺院自主研發AI的應用狀況。賢超法師指出,可預見的人工智能技術對大藏經研究將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當下大熱的AI與大藏經相結合,即運用包括深度學習、光學字符識別(OCR)在內的技術改變傳統大藏經的解讀方式,可以降低“閱藏知津”的門檻,提高學者的工作效率。


       佛教的流傳,從口耳相承到用貝葉記錄、從梵胡譯漢到漢譯日英,兩千多年來,藏經典籍始終是正法承續的核心與根基,亦是歷代祖師大德研習教義、依止修行、培養后繼人才的法本來源。佛教的經典,既記載著歷史變遷的痕跡,也昭示著未來發展的趣向。傳統的佛教教育與研究方法,十分仰賴人力進行資料的整理與解讀,往往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才可完成,而且通常僅能進行小范圍的應用與傳播,難免各種未完成之憾。如今,得益于計算機信息技術的發展,相當數量的佛教文獻已被妥善掃描存檔,在“數字時代”利用機器/軟件幫助人們以大數據的方式去探索佛教經典的內涵,催生“數字佛陀”這一教育與研究的新寶庫。


       2018年7月15日,適逢韋陀菩薩誕辰,假借第二屆徑山禪宗祖庭文化論壇開幕之機,浙江大學佛教資源與研究中心主持了一場探討“佛教大藏經之未來”的分論壇,來自東京大學、國際佛教學大學院大學、(美國)佛教數字資源中心、北京龍泉寺、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等機構的學者探討了數字時代如何編撰經典、傳承智慧等問題。 



(北京)龍泉寺:當AI遇到佛教


       北京龍泉寺藏經辦公室主任賢超法師作為第一位發言人,以《大藏經的匯編:當AI遇到佛教》(Compilation of the Tripitaka: When AI meets Buddhism)為題,分享了龍泉寺在當代科技與大藏經結合領域的設計思路以及所取得的成果,展示了目前中國寺院自主研發AI的應用狀況。賢超法師指出,可預見的人工智能技術對大藏經研究將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當下大熱的AI與大藏經相結合,即運用包括深度學習、光學字符識別(OCR)在內的技術改變傳統大藏經的解讀方式,可以降低“閱藏知津”的門檻,提高學者的工作效率。


釋賢超法師


(美國)佛教數字資源中心:LOD和IIIF將開啟大藏經研究的新時代


       (美國)佛教數字資源中心派遣了兩位法國籍學者參加研討。Elie Roux介紹了“佛教通用數字檔案館”(BUDA)平臺的設計理念、方案、技術以及相關的多方合作模式,著重展示了不同版本大藏經在“BUDA”平臺上的表現方式。該平臺主要應用“鏈接開放數據”(Linked Open Data)和“IIIF”(International Image Interoperability Framework )兩大可能開啟大藏經研究新時代的國際標準搭建。針對大藏經文本的展現,Elie Roux所在的佛教數字資源中心團隊從現有的書目模型得到啟發,開發出“佛教數字本體論”(Buddhist Digital Ontology)模型,Elie Roux詳細解釋了這種在佛教數字資源中心的掃描圖像與數字化文本中得到應用的技術方法。


       另一位佛教數字資源中心的學者Ngawang Trinley以藏文佛典為例,論述了佛教語言及其教學的特性。他認為,在佛教文獻電子化后如何利用技術進步幫助讀者理解文本內容、提升佛教多語言素養才是關鍵。從語言學習的生理基礎著手,Ngawang Trinley總結出一套學習方法,在佛教教育領域有著廣闊的應用前景。


(日本)東京大學:佛教學繼續引領數字時代的人文學


       東京大學特聘研究員永崎研宣是SAT項目的技術總監。“SAT”即八十五卷的《大正新修大藏經》(簡稱《大正藏》)全部文本的數字化圖書館。永崎研宣以“數字時代之人文學的未來”(The Future of the Humanities in the Digital Era)為題,詳細介紹了日本佛教數字化的歷程和特色項目。他借用倫敦國王學院兩位人文數字領域教授的思維導圖,展示了人文數字研究中可以挖掘共性的技術方法,同時指出,為了人文學生態鏈在數字化時代的統一,作為分支的各個數字資料庫必須以國際標準的技術手段搭建。經過十余年的發展,“SAT”已經借助統一的技術標準同世界各大文化機構實現了數據共享,世界各地的研究者也能通過“SAT”平臺的鏈接獲得查閱全球大量佛教文獻或圖像的權限,這大大提高了佛教研究的便捷性。


(臺灣)香光尼眾佛教圖書館:佛經數字化之后的學術應用尚不足


       香光尼眾佛教圖書館館長釋自衍法師作了題為“藏經數字化之后的應用”的主題發言。自衍法師指出,數字化非常有利于佛經的保存與傳播,由此,也促進了佛法的傳承,同時還可以提供新的研究方向,但藏經數字化之后的學術應用尚不足,應擴展其應用范圍,如數字化之后還應繼續發展的增值應用。自衍法師提出了“后數字化”研究的幾點可創新之處:傳統檢索體系的解構、目錄版本學研究的新開展、佛經計量學的產生等,未來應依托數字化,將不同媒介的信息鏈接在一起,達到檢索一個“點”便可獲取一個“面”的程度。


(德國)漢堡大學、(日本)國際佛教學大學院大學:定義術語,建立學術標準


       目前正在浙江大學佛教資源與研究中心從事博士后研究的堀內俊郎曾經參加過漢堡大學與國際佛教學大學院大學的兩個佛教數據庫項目,他詳細闡述了兩者之間相似的理念和別異的做法。漢堡大學的“Indo-Tibetan Lexical Resource”(印藏語料庫)圍繞梵語詞匯建立術語(單詞/短語)、地名和人名、經論標題等,旨在提供這些梵文詞匯的藏語翻譯、文本來源及其在現代學術研究中的運用。國際佛教學大學院大學的“Bauddhako?a”(佛語寶庫)則收集基礎性的重要梵文經典,對照其古代漢譯與藏譯以及現在學者的多語種翻譯,提取這些作品中有關術語的定義或使用規則,以期建立多種語言的佛教術語翻譯標準網絡。


       浙江大學佛教資源與研究中心組織本次研討會,旨在交流佛教數字化領域的研究現狀,加深各國學者之間的相互理解,尋求進一步的合作空間,探索未來可能的發展模式。“中心”主任何歡歡指出,佛教古來即擅以當時之最新技術為“法門”,建塔造像、抄印經文等無不擇時之最佳為我所用,佛典的保存與流通已經從傳統的固形文本發展到了無形的數字資源,極大地便利了世界各地任何想要閱讀藏經、研習佛教的人士,提升了教義經典交流與應用的效率;在全球化與信息化的數字時代,佛教學者致力于不斷加強技術手段開發可“外化”的數字資源,但亦需要考慮如何將這種“外化”了的知識再度“內化”為佛教界人士的獨特能力,傳承千年佛教的智慧而非現代科技的形式。


       佛教的流傳,從口耳相承到用貝葉記錄、從梵胡譯漢到漢譯日英,兩千多年來,藏經典籍始終是正法承續的核心與根基,亦是歷代祖師大德研習教義、依止修行、培養后繼人才的法本來源。佛教的經典,既記載著歷史變遷的痕跡,也昭示著未來發展的趣向。傳統的佛教教育與研究方法,十分仰賴人力進行資料的整理與解讀,往往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才可完成,而且通常僅能進行小范圍的應用與傳播,難免各種未完成之憾。如今,得益于計算機信息技術的發展,相當數量的佛教文獻已被妥善掃描存檔,在“數字時代”利用機器/軟件幫助人們以大數據的方式去探索佛教經典的內涵,催生“數字佛陀”這一教育與研究的新寶庫。


       2018年7月15日,適逢韋陀菩薩誕辰,假借第二屆徑山禪宗祖庭文化論壇開幕之機,浙江大學佛教資源與研究中心主持了一場探討“佛教大藏經之未來”的分論壇,來自東京大學、國際佛教學大學院大學、(美國)佛教數字資源中心、北京龍泉寺、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等機構的學者探討了數字時代如何編撰經典、傳承智慧等問題。


【責任編輯:流水】

標簽:AI 佛教 大藏經 佛教數字化

發表評論:已有 ()條評論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京ICP備0902137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07888 號

天天时时彩人工计划